刘伯温心水论坛 - 诚邀各路高手来本站发表心水!

中国第一女相术大师许负传奇

时间:2017-07-13 17:37来源:长舌男 作者:晴天童话 点击:

X
编按:中国五千年历史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每一个汉人统治的长治久安的朝代都会给我们留下一个准确而编制的预言,而每一个开国真命天子的身边谋臣又都是道士!从周朝的姜子牙,汉朝的张良,唐朝的徐茂公、李靖,宋朝的苗光义,再到明朝的刘伯温,莫不如此。你觉得是无意偶尔的吗?
在印象中,算卦看相的险些都是老师长,很少见到女性。可在汉朝,却有一位擅长相面的女性,而且深入影响了整个朝代的命运,被称为中国历史上第一女神相。
本文有点长,源自史书记载,极度英华,耐烦看。
(一)河内郡温城县令家的奇异女儿
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秦国大将军王翦之子王贲率灭燕、代之师攻齐,掳齐王建,迁之共,遂灭齐为郡,天下一并于秦。始皇帝大喜,令天下大庆。我不知道中国。同时诏令各地官吏,广征神异祥瑞之事,上奏朝廷。
各地官员遂广征博采,纷繁以当地祥瑞之象上奏。时临兆郡守来报,有小孩儿长五丈,足履六尺,皆夷狄服,凡十二人,见于临兆。始皇大悦,以为喜瑞,令销天下兵器,作金人十二以像之。这年秋,河内郡上奏,该郡温城县令许望之妻赵氏生一女,手握玉块,玉上有文王八卦图隐约可见。此女降生仅百日,即能言,实属神异。始皇闻讯,亦以为吉瑞之兆,令赐许望黄金百镒(一镒为二十两或二十四两),以善养其女。
许望获得皇上犒赏,自然感激涕零。他已有三个儿子,正想再添个女儿,不想天随人愿,送子娘娘竟真的给他送了个女儿来。对此,他本已感到洋洋自得,谁料女儿一出世,便以其怪异之象震撼了皇帝,获得天大的犒赏,怎不令他喜出望外?为了表示对始皇帝的感激之情,他特为女儿取名为“莫负”,意为莫负圣上的隆恩。
许望的妻子生了个获得登峰造极的始皇帝御赐的神异女儿,动静很快传遍天下,许多惯于猎奇的人以至不远千里,专程前来看新鲜。尽管并非所有的人都能如愿,但对付官阶比自己高的人,许望却无法将他们拒之门外。是以,许府门前,每天都是接踵而来,高官显贵络绎不绝,使许望陷于跋前疐后之地。
经过一段时间的折腾后,那些热衷于前来看新鲜和凑闹热热烈繁华的人才日渐少了起来。这种现象的出现,竟然同莫负 的哭声和笑颜相关。
原来,只须莫负不曾入睡,对前来看闹热热烈繁华的人惟有两种响应,一是见到某些人后,便大哭不止;一是见到局部人则绽露甜美笑颜,发轫,人们并不以此为意,你看一女。以为哭与笑,纯属襁褓中的婴儿天性的响应,并无什么特殊含义。可是,经过一些光阴,人们发觉,通常莫负对之大哭不止的人,过不了多久一定会恶运接连陆续,或陡生疾病,或屡遇祸端,或家庭频遭变故,或获罪律条而被判罪。而莫负对之笑颜频频者,则丧事连连,不是招财进宝,便是官阶频升。于是,人们觉悟过去,这个女婴有一种自然技能,即可为人看相。凡对之哭者,一定是招灾罹祸之人;而对之笑者,则为吉星高照之人。有人以至以为,这个奇异的女婴的哭声乃为叱骂之声,谁碰上了,一定灾难临头。为此,那些欲来看新鲜的人闻之无不为之色变,为了不让自己成为叱骂的对象,遂消除了前去看新鲜的念头。于是,许府也就逐渐变得清静起来。
许望为了不孤负始皇帝的指望,对女儿的养护自然不敢稍有忽视。他见女儿实在是智力超凡,便于女儿四岁时,请来一位学富五车的老师长教他识字读书。让教书师长惊奇的是,莫负竟有过目不忘的技能,不到半年,便能认识四千余字,师长十分高兴,便让她背诵课文,她竟过目成诵,通常教给她的课文,无一不能背诵。自后,师长见莫负通常拿着那片玉块把玩,并时常对着玉块上的文王八卦图发呆,于是,他便向其解释八卦的来历和含义。师长原以为她一定听不懂自己所讲述的一切,谁知她竟听得自我洗澡,兴趣盎然。师长还以为她只是出于猎奇,故能集合元气?心灵听讲,并不一定领会自己所讲的一切。为了了解她能否听懂了自己讲述的形式,他便向她提了一个题目:“莫负,你听得懂吗?何为‘易’?何为‘八卦?”
莫负颔首道:“懂。易者,变化之理也。‘易有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就是在少阳、老阳、少阴、老阴这四象之上阔别加一阳爻或阴爻所孕育发生的新的八种符号。八卦就是三画卦,三画代表天、地、人三才,其中包罗阴阳两种符号。阴阳两种符号的陈列顺序不同,便变成八个不同的三画卦……”
师长一听,大为惊诧,他万万没有想到,小大年龄的莫负,竟能用如此简略的说话,将自己颇费口舌所讲述的形式概括进去。为此,他对许望慨叹道:“令爱忘性和悟性真乃旷古少见,怅然他不是男儿,否则,定为易学一代宗师!”
莫负听了师长的话,很不佩服,对师长说道:“易有三易,曰:《连山》和《归藏》、《周易》。师长仅知《周易》,却不知《连山》和《归藏》。《连山》又称《艮坎》;《归藏》又称《坤干》。‘艮’为土,土育万物;‘坤’为女、为阴、为母。《连山》和《归藏》将‘艮’和‘坤’置于卦首,阐明对‘后土’和母性的重视。有土,对比一下大师。乃有万物;有女方有人类。所以,师长说惟有男性方可成为一代宗师,太过公允。从我们先人的观念来看,女人未尝不能成为一代宗师。”
师长听罢莫负所言,大为惊诧,他万万没有料到,年仅十来岁的莫负竟然对《连山》和《归藏》亦有所知,而《连山》和《归藏》自己并没有向她讲述过,就是自己对其形式也所知甚少。这个神异的女童又是从哪里知道这一切呢?难道她真的是天神下凡?
教书师长自知能力无限,遂向许望提出辞呈。他对许望说道:“令爱具有天人之资,非我等凡夫俗子所能教习之。望小孩儿速为其聘任高人引导为要。当今可谓高人者,除了鬼谷师长之外,便是他的几位高足弟子,如徐福、卢傲、黄石公等。徐福、卢傲已出海为始皇帝寻长生不老之药,鬼谷师长因年事已高不再收徒,惟有黄石公尚在颖川归谷山中。黄石公深谙神仙之道,醒目三易之秘,擅长相人之术,令爱若能拜其为师,前程将不可限量。”
许望觉得教书师长说得有理,遂携女儿到颖川寻访黄石公。不料黄石公已离开归谷,云游四海去了,人皆不知其踪。父女无法,只得前往温城,打定另外择师受教。
一日,莫负在大门外游戏,有一鹤发老翁上前朝她看了一眼,对她说道:“小妹妹,我口干舌燥,能否给我一口水喝?”
莫负道:“你等着,我进去给你筛茶。”说罢,转身进屋倒茶。
可是,你知道6374刘伯温开奖结果。当她端着茶碗从屋里进去时,却不见鹤发老翁。梗直她打定呼叫时,猛然发觉门前的一尊石狮的底座上有一卷绢书,上压一石。她忙放下茶碗,拿起绢书看了起来。只见卦皮上写着“心器秘旨”几个民众,足下?支配写着几行小字:“天道暗,莫负谁?相人者,具慧眼。群雄起,天下乱。慎相之,助君贤。”
莫负连翻数页,全是相关相人之术的决窍。她知道,这位老人乃方外高人,他来讨茶只不过是幌子,宗旨是给自己赠送此书。他之所以急急离去,是不愿向自己显露他的真实身份。她是个机警人,认识到这位老翁很可能就是黄石公。为此,她十分打动,速即双膝跪地,对远方遥拜道:“师父,徒儿一定不孤负您的指望……”
获得《心器秘旨》后,莫负便专一阅读,很快就对书中形式洞若观火,并能举一反三,又将相人术与阴阳八卦贯串起来,变成自己奇特气势气势的面相八卦、手相八卦。并发轫为人看相。她根据鹤发老翁的指点,知道秦朝行将消灭,为此,特将自己的名字由“莫负”改为单名“负”。
一次,许负的哥哥正与他的一位朋侪在自家门前的一片树林中用弹弓打鸟,许负见了哥哥的这位朋侪,朝他仔细详察了一番,说道:“你快回家去!你母亲在家突染重病,若能请医生及时诊治,或许还有救。
哥哥的这位朋侪固然不信,但知道她是个神异的女孩,还是抱着疑信参半的态度回家了。回到家里,果见母亲躺在床上,大汗淋漓,嗟叹不止,遂速即背上母亲到一家郎中的药铺去诊治。由于诊治及时,终于使母亲转败为胜。过后,他带着母亲到许府感谢许负的拯救之恩。
此事很快传遍了温城全县。许负善相的技能由是广为人知,都夸她是活神仙。
自此之后,前来找她看相的人便络绎不绝,就连外县的人闻其名,也不顾路途迢遥前来找她看相。
(二) 神目识真主,天机大泄
由于许负善相的名望大震,很快传到咸阳,始皇帝闻知,便令河内郡守送她到咸阳为其看相。许负好像早就知道始皇帝要来征召自己似的,事前便同父亲商量,以装病拒不赴召。
等到郡里官员离开温城传旨时,见许负躺在床上,看下去病得不轻,只好灰心而回。
许望送走郡里官员后,问女儿道:“皇上前来征召,你为何不去?”
许负道:“天下将大乱,女儿去有何益?”
许望一听,心惊胆战道:“你小大年龄,为何讲这种死不足辜的话!?”
许负只是笑了笑,并不作答。
许望怕她年幼,口无遮拦,遂不准她再为别人看相。
城头听声,城外观像,许负一见刘邦便知天下真主已到。我不知道相术。
始皇三十七年(前210年)十月,始皇第四次大巡狩,崩于沙丘。中车府令兼行符玺令事赵高串通左丞查李斯,杜撰遗诏,逼始皇长子扶苏自裁,立胡亥为二世皇帝。胡亥继位后,在赵高的操纵下,继续大修阿房宫和驰道,大规模出巡,赋税徭役更甚于始皇,终于激起民变。二世元年(前209年)七月,阳城(今河南登封西北)人陈胜和阳夏(今河南太康)人吴广在蕲县大泽乡揭竿而起,连下数县,并于同年在陈县(今河南淮阳)创造“张楚”政权。陈胜、吴广起事的动静很快传遍大江南北、各地英雄好汉纷繁举兵响应。一时之间,天灾天灾。
面对这种现实,许望方寸大乱。一方面,他深受皇恩,方今,朝廷有难,他不能坐视不论;另一方面,温城乃区区小县,全县兵丁加起来不过千人,无异于自取灭亡,自取灭亡。他的三个儿子都已长大成人,均在司职,老大许忻为县尉,老二许钦和老三许安皆为游徼(主徼巡盗贼之职)。他们都主张自树旗帜响应陈胜义军,与暴秦碎裂。
许望却心猿意马。他找来女儿许负,对她说道:“两年前,你就预言天下将乱,并将名字由莫负改为负。方今,天下真的大乱,你说为父该如何是好?”
许负回复道:“我基础上同意三个哥哥的成见,应与暴秦碎裂。不过,在公开碎裂之前应尽一切能力招募贤人志士,扩展部部数量,严加熬炼,以备应急之需。在此之前,不宜马上亮明旗帜。”
许望和三个儿子一听,均表示赞同,决定听从许负的话,扩展队伍,然后再视境况。由于形势危机,许望父子十分庄重,一日之内仅于早晚各开城门一次,尽管在开门工夫,进出人员亦须正经盘查。
翌年春,刘邦率部攻咸阳,路经温城,因听人说温城县令许望为政清廉,深孚人望,而且亦在广募贤能之士,想知道6374刘伯温开奖结果。有举兵反秦之意,很想去探个内情。又听说其女善相,更增加了进城造访许望一家的欲望。遂将部队驻扎于城外数里处,自己率萧何、周勃、曹参、陈同等人着便装,打定入城看个究竟。可是,当刘邦一行来一东门城楼时,城门已死死封闭。
周勃是个急性子,见城门紧闭,不由朝城楼上的守卫士卒大声叫喊道:“快开城,我们有事要进城--”
守门士卒回复道:“有事等下午开城时再来吧!”
陈平叫周勃不要再做声,然后对城楼上喊道:“听说县令小孩儿正在招募人才,我们是来造访许小孩儿的,快开门吧!”
守城士卒说道:“这是许小孩儿制定的规矩,我们不敢违背,你们还是等到下午开城门时再出去吧。”
就在此时,许负陪同她的大哥许忻巡城离开东门城楼,听到叫喊声忙朝城下望去,见刘邦等五人个个气度不凡,不由大为惊异,遂对许忻说道:“这五个皆奇人。从适才喊话的两私人的声响来决断,皆有宰相之质,不可怠慢。”
许忻道:“你的意思是开城门让他们出去。?”
许负道:“这五私人绝非是前来应募的,极有可能是陈胜王派来的说客。这样吧,你先让守城士卒开城让我去会会他们,然后再视境况定夺。”
许忻深知妹妹的过人之处,现见她如此讲,自然也觉得这样处理较为妥当。遂命令兵士开门让妹妹出城。
许负出得城来,向刘邦等人自我先容道:“小女乃温县县令许望之女许负,因父亲事务缠身,所以先让小女前来问问诸位小孩儿所来何事。”
刘邦等人一听她就是那个传得沸沸扬扬的奇异女童,自然兴趣大增。刘邦便对她说道:“自己姓刘,名邦。”说罢,接着又将萧何、曹参、陈平、周勃等人逐一作了先容,然后说道:“即日我们离开贵县,一是造访许小孩儿,二是慕名请小姐为我们看看相,不知小姐能不能给我们一个面子?”
许负听罢,朝刘邦和萧何、曹参、陈平、周勃各详察一番,露出惊诧的神色,迟迟没有言语。过了半天,才说道:“请诸位小孩儿在此稍等片时,待小女回城禀告父亲,让他亲身出城招待诸位。若要看相,等到了城里,小女一定再为诸位小孩儿效命。”刘帮听她如此讲,又想到她适才露出那种神色,难免心下惴惴不安,但她既然叫自己一行在城外等候。也惟有如此了。陈平见到刘邦神情忧郁,遂慰藉道:“主公不用纳闷,我看许负一定是已为我们都看过相了,知道主公贵不可言,所以才说要让她的父亲亲身出城来招待我们。”
萧何、曹参和周勃一听陈平这样讲,也都应和道:“护军中尉言之有理!许负一定是觉得主公绝非平常之人……”
就在此时,城门猛然大开,只见许负后跟着一位年过四旬的人走出城来,他们的身后跟着三个全部戎装的年老人。离开刘邦跟前,那个四十多岁的人拱手道:“许某不知是刘将军驾到,有失远迎,得罪!得罪!”
许望对刘邦等人道:“如蒙不弃,尚望刘将军到城里一叙。”说罢,又指着三个年老人道:“这三位是犬子许忻、许钦和许安……”
许忻、许钦、许安速即单膝跪地,向刘邦见礼。刘邦忙将许氏三兄弟扶起,说道:刘某乃慕名而来,怎受得此等大礼?快快请起!”
许望领着刘邦等人进城后,独自离开县衙,朱元璋杀了哪些功臣。让刘邦坐到上位,萧何、曹参、陈平、周勃递次入座。等民众坐定,许望突然拿出县令大印,然后让三个儿子和女儿许负,跪到刘邦跟前,自已双手托举着大印,单膝跪地对刘邦说道:“许望早朋投靠义军的愿望,只是投报无门,故迟迟不决。本日刘将军前来,正遂许某夙愿,望刘将军采纳,我许氏父子跟随刘将军鞍前马后以尽菲薄”.
刘邦等人既惊且喜,他们万万没有料到,许望竟然会在初次见面便作出如此决定。刘邦知道,许望虽为一个小小的县令,但因其女降生时的祥瑞之兆而深受秦始皇的恩宠,方今竟然毫无顾虑地要归附自己,觉得于情于理有悖。为了进一步摸索其能否属于毫不委曲,便佯作傲慢地对许望说道:“请许小孩儿千万不要多心,我等此次来温县,刘伯温开奖结果。一是慕名前来造访;二是想请令爱为我们看看相,除此之外,另无他意。”说罢,他扶起许望,接着说道:“若许小孩儿对我等心存疑虑,我等马上离去……”
许望说道:“刘将军多虑了,我许望虽为秦朝小吏,也曾仰受始皇帝隆恩,但自从始皇帝崩天后,胡亥在奸佞赵高操纵之下,弑兄篡逆,穷凶极恶。他继位之后,苛捐杂税,枉杀忠良,令人发指。我许望固然鲁钝,但两眼尚能辩别是非。我决定携子投靠刘将军,决非一时之鼓励打动……”
刘邦听罢,知道他所言绝非谎言,于是,他又问道:“方今天灾天灾,英雄辈出,许小孩儿何以独独看中刘某?”
许望笑道:“良禽择木而栖,我许望自然也要择主而事。至于为何独择将军,这还要从小女为各位看相说起了……”
刘邦一听,身不由己地叫了起来:“看相?可是许小姐并未给我们看呀!?”
许负说道:“我和长兄在城楼巡视,忽听周勃将军和陈平将军的喊话声,知二公乃贵人也,其后必为辅政之人,遂出城拜见诸公。见过刘将军和萧、曹、陈、周四位小孩儿,不由大惊。许负固然年幼,但深得相人秘旨,见刘将军龙行虎步,日角插天,乃帝王之表;又见萧小孩儿、曹小孩儿、陈小孩儿和周小孩儿皆有位极人臣之像,知道贵人临幸我温城肃静之地,真乃我们许家之幸也。故请家父亲身出迎。因我知父亲早蓄叛秦之志,故劝说父亲和兄长投靠刘将军……”
刘邦听罢许负之言,乃大喜。于是,对许望说道:“既然许小孩儿抬爱,刘某便恭敬不如从命,从今自此,我们就同心协力,除暴秦,安万民!”
许望亦大喜,对刘邦说道:“我手下经过裁军,已有两千余众,悉交刘将军……”
萧何对刘邦说道:“温县虽小,但为通往咸阳的咽喉之地,我以为应仍由许小孩儿留守,以为策应。”
刘邦颔首表示赞同,遂对许望说道:“你暂时不要随军行径,仍留温县。可从两千兵丁中分出一千人,由贵公子许忻率领,随我去攻击咸阳。令爱乃巾帼英雄,暂时辅助你,待战事稍有些头绪,我自会前来征召。他日我刘某若真如令爱所言取得天下,再行封赏。”
吃过午饭后,刘邦便令许忻率领一千余众随自己一道前往行营。
(三)神相出山,助刘邦治天下
同年,陈胜败亡,刘邦成为反秦的主力之一。两年后,刘邦率部攻占咸阳,后被项羽封为汉王。随后便同项羽实行了长达数年的夺取皇位战役。终于于高祖五年(前202年)即皇帝位。
刘邦登基后,没有忘怀许负和她的父兄,速即封许望为温城侯,封许负为鸣雌亭侯,她的三位兄长均封为将军。
汉高祖刘邦即位后,便诏令各分封国选送当地年满十三岁以上,二十岁以下娴淑端丽的未婚良家男子10-20名到咸阳集合,以备宫选,凡经宫廷官员和相师看中者,载还后宫,然后经皇帝、皇后抉择突出者,视境况封为妃子、贵人。
刘邦和吕后都十分自信相人之术,看着刘伯温四肖中特料2017。是以,在抉择嫔妃时,集合了全国知名的大相师担任选官。许岁自然成为高祖选秀的相师班子中的首席大相师。
吕后对刘邦选妃一事固然心中别有一番醋意,但碍于宫廷礼仪和法度,自然未便阻止,不过,她却另有筹办。她知道,皇帝选嫔妃和宫娥,既是供皇帝玩乐,又是探寻为皇帝生儿育女的工具,不论出于何种宗旨,被选下去的妃子和宫娥,都将是自己潜在的对手,她们所生的皇子都将对自己儿子的皇位是一种潜在的威吓,在无法阻止皇上选择嫔妃和宫娥的境况下,就只能寄希望所选的男子,特别是被选上的妃子和贵人,最好是自己的亲戚或死党的女儿,惟有这样,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地下降对自己的威吓。为此,她决定对出席抉择嫔妃和宫娥的几个大相师实行拉拢和控制,使他们能依照自己的志愿行事。出席选秀的大相师共有四人,除许负外,其他三人在自己的恩赏诱惑之下,已经表示要完全依照她的旨意办事。所以,她的重点便放在了许负的身上。
要想把许负拉入自己的死党规模,并非易事。由于她是高祖极度着重的人,固然才十九岁,又是女性,却被封为鸣雌亭侯,要让她做有违高祖理想之事,只怕很难。于是,她找来可能称得上是自己死党的审食其商量拉拢许负的措施。
审食其与刘邦同为沛县人,刘邦起过后,为刘邦舍人。在项刘争斗中,审食其和吕后同时被项羽俘虏,也许是患难见真情吧,自此之后,审食其便成为吕后的知己,而吕后则将其视为心腹和智囊,每有难决之事,必与之相商。方今,吕后派人找他,审食其自然知道所为何事,是以,他离开后宫,不等吕后启齿,便说道::“皇后传下官来,一定是皇上选秀之事……”吕后一听,说道:“辟阳侯真可谓是锦囊妙计。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心事,想必早有良策了?”
审食其道:“选秀乃皇上既定的相关社稷的大政,是无法阻止的,关键是要操作把持好所选的嫔妃一定要是与皇后一心一德的人。据微臣所知,皇后吕氏家族中已选送了不少美女。假如所选的妃子和贵人是吕氏家族中人,皇后便可无忧了。”
吕后道:“这一切我均有所探求,但能决定选谁与不选谁的,全在四个大相师。而首席相师是许负,我操心她不会依照我的意旨办事呀!”
审食其道:“那就想方设法将她争取过去为皇后千岁所用呀!”
吕后道:“我亦有此意,只是她年老气盛,要想拉拢她,害怕难以如愿呀!”
审食其道:“在四个大相师中,惟有许负和吕复最年老,而且两人均未婚配,吕复是吕后的人,若能让吕复和许负成婚,控制许负就不成题目了。所以,微臣以为,假如能经由过程皇上出面为二人赐婚,许负一定会感恩不尽。”
吕后听罢,高兴地说:“还是你脑子灵活好用,就按你的办!”当天,吕后便以请许负看相为由,将许负传到后宫。
许负行过跪拜礼之后,吕后便叫她坐到自己的身边,对她说道:“你为皇上及诸多大臣都看过相,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皆奇验。今哀家传你来,就是想请你也给我看看相。”
许负说道:“固然如此,但俗话说得好,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哀家本年才三十九岁,自此的日子还长着呢,奈何会没有什么可说的呢?你就照直讲吧,哀家不会作对你的。”
许负问道:“不知娘娘欲问何事?”
吕后道:“歧说,哀家能活到若干岁数?会不会遭人暗算等等,你大胆讲,哀家不会晤怪于你的。”
许负说道:“皇上为天,皇后为地,娘娘虽小皇上十五岁,寿考却能与天齐。”
吕后问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万一皇上崩天之后,我还有十五岁的寿?”
许负颔首称是。
吕后又问道:“从今自此,我的吉凶又如何呢?”许负道:“娘娘乃龙凤之姿,吉凶自不问可知。不过,娘娘阳刚之气太过,恐自此殛毙太多,有损娘娘后世懿名。”
吕后听罢,笑了笑,说道:“哀家乃后宫之主,奈何会殛毙太多……好了,你的这些话我记在心中便是,万万不可在外传布。”
许负道:“微臣乃胡言乱语,怎会在外传布?娘娘请安心,许负谨遵教诲就是。”
吕后道:“你本年已经十九岁了,蓄志中人吗?要不要我替你物色一个如意郎君?”
许负一惊,忙说道:“微臣尚不打算探求此事,谢谢娘娘美意。”
吕后还以为她是?腆,说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没有什么不美意思的好了,即日我们就谈到这里,自此常来后宫坐坐,你博学多闻,哀家也必要有人陪着说说话。”
许负回复道:“只须娘娘高兴,微臣会随叫随到!”
经过这次会晤,吕后深感许负是个可贵的人才,更执意了将许负拉入自己的小圈子之心。于是,送走许负之后,她便跑到刘邦那里,对他说道:“妾于本日让许负看相,言妾寿与皇上沟通,不知准不准?若准,妾当为寡一十五年,想来也十分可悲。”刘邦道:“此女乃神异之人,所言必不谬。开初见朕和萧相国等人,即言吾必为天下主,数年后即应验其言。加之有劝其父兄助朕之功,故朕才破例封她为鸣雌亭侯,兼管天下方术之士。假如朕驾崩后,你还有十五年寿命,朕可能安心而去了。有你辅佐新帝,自然天下升平,虽寡,亦不敷悲也。”
吕后说道:“皇上所言甚是,相比看中国第一女相术大师许负传奇。妾当铭刻于心。”她说罢,望了望刘邦,见其满脸和悦之色,便将话题一转,说道:“鸣雌亭侯已经是近二十岁的人,男子到了这个年龄尚未许人,已不多见。皇上是不是该当关怀关怀?”
刘邦道:“你是不是想当媒人?”
吕后道:“许负善相,家喻户晓,但奴婢之吕家祖传相法也是人所共知的。开初,妾父率领全家到沛县县令军避仇,见陛下天相奇特,以为将贵不可言,所以才将奴婢许以为妻……”
刘邦听了吕后的话,自然也印象起当年之事,遂饶有兴趣地说道:“当年你父吕公到沛县令家,沛县所有官吏和士绅听说,纷繁前往拜贺,那时萧相国主掌宴会,划定贺礼满意一千钱的坐堂下。朕当是为泗水亭长,所积无限,岂能为坐堂上而送千钱!但又不愿被放置到堂下,遂谎称送贺礼万钱,直入堂上。谁知与宴者多知朕为人吝啬,欲将朕拦住不准入内。就在此时,你父径直向我奔来,躬身礼迎,邀之上座。他说:‘你就是刘季吧?吾少好相人术,相人多矣,但无如季相者!’那时,沛县令曾托人欲聘你为妻,但你父却不顾你母亲的阻止,偏将你许配于朕。从这件事看,岳父小孩儿确系善相之人。”
吕后道:“方今,吕家得家父真传者惟吾兄吕禄之子吕复,对吕复的相技,皇上亦赞叹有加。吕复方今尚未婚配,臣妾的意思是,假如皇上同意,可将许负许配吕复为妻。”
刘邦听罢,大笑道:“这个主意倒不错,他们二人不但同为大相师,而且年龄也相当。只怕许负不会同意呀!”
吕后道:“只须皇上以为此事可为,何不为他们赐婚?许负对皇上忠心不二,只须是皇上出面,她岂有不同意之理?”
刘邦想了想,说道:“等朕同温城侯商量一下再说吧!”吕后回到后宫,立行将审食其召来,要他速到许府上说媒。
审食其到了许府,将皇上和皇后为吕复求聘许负的意思通知许望,要他压服女儿许负,一定要同意婚事,不孤负皇上和皇后想玉成这桩抵家姻缘的苦心。
许望夫妇从来就对女儿的婚姻小事倍感焦虑,现得知皇上和皇后欲将其许配给吕复,自然喜出望外。所以,当高祖皇帝提及此事时,他们便一口答理了。
高祖皇帝见许望夫妇一口应承,自然以为许负也会同意,遂颁诏为吕复和许负赐婚。
许负得知动静后,知道是吕后从中联合,其意无非是要将自己拉进她那个用心良苦的小圈子里,抵达应用自己的宗旨。为此,她决定去找高祖皇帝,谢绝这桩婚事。但是,没有等到她去见皇帝陛下,高祖赐婚的诏书便已下达了。于是,她只好上书,说自己已蓄志中人。此人亦为善相之人,且相技不在自己这下。假如皇上和皇后一定要自己嫁给吕复,吕复的相人之术必需越过此人方可。
刘邦接到呈表,固然颇感不测,但因宫廷选秀在即,而许负又是选秀班子中的首席大相师,他也不愿意因许岁“抗旨”对其实行处理,免得剖腹藏珠。同时,他也模含糊糊感到,吕后在这种时候突然对许负关怀起来,而且想将许负许配给她的侄儿,不能说她不是包藏祸心。而且,许负之所以拒不遵旨,很可能就是由于她已经认识到吕后的这层用心。为此,刘邦探求再三,决定准许负奏请,让吕复同许负所说的自己的“意中人”比试相技。如此一来,既可不让吕后丢面子,又可借此窥探一下许负的“意中人”相技收场如何。若许负的“意中人”确如她所说,相技不亚于她,朝廷岂不是又得一相人之良材!
吕后得知这一动静,不由大为恐惧,她万万没有料到皇上竟然对许负的抗旨不责不罚,反而从其所请,同意让吕复与许负的“意中人”比试相技!但是,既然皇上主意已定,她自然不好表示反好了。而且,她不自信吕复会败在许负的那个名引经据典的“意中人”的手下。听听6335刘伯温开奖。
刘邦见吕后没有比较试相技之事表示阻止,便让萧何、陈平静审食其商定比试措施、时间等一系列题目。
刘邦叮咛,因各地美女已纷繁来咸阳集合,为了不影响选秀进程,吕复和许负的“意中人”的比试应尽快举行。为了公正起见,出题的主试官员确定比试项目后,便住在宫中,不得肆意走动,以防作弊。
依照刘邦的旨意,比试定在未央宫。
这一天,早朝之后,刘邦将文武百官留下,又派人将吕后请来观看比试。当吕复和许负的“意中人”出方今皇宫时,人们才发觉,许负的“意中人”原来就是鸣雌亭侯府上的一名簿记,姓裴名钺。
裴钺的父亲是秦朝的一名博士,固然在“焚书坑儒”中幸免于难,但他已从中看到秦帝国必不能永世,遂携家小隐居商洛山中,专一研究“姑布子卿术”和《周易》。
姑布子卿是春秋时期人,由于其相术高贵,影响很大,后世相术士便将他奉为相人术之祖,相人术也就被先人称为姑布子卿术。
裴钺由于常年随父居于深山老林,尽管有父亲的细心教授和自己的专一研讨,对占卜和相人之术深得其旨,但因实施不多,仍感到有所缺乏。后在父亲的支持下,决定走出商洛,一方面寻访英雄好汉,一方面以相术广交朋侪。当他听人说许负是当今神查,遂只身离开温县,以求许负为自己看相为由造访许负。你知道传奇。许负一见裴钺,便知他是身怀绝技的方外之人,与之竟谈整天,大有相见恨晚的觉得。裴钺经过与许负的畅谈,对其精深的相术和高深的相理佩服得心悦诚服,坚决要拜许负为师。许负以为自己年龄比裴钺小好几岁,不同意以师徒相称。在征得父母双亲的同意后,许负与裴钺结拜为兄妹。许望见二人相处甚为和好,且极有分寸,也并不在意,以为他们单纯是出于对相人之术的痴迷而兴致相投呢!
刘邦、吕后以及萧何、陈平静审食其见许负所谓的意中人原来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文弱书生,而且是一个台甫鼎鼎的人,自然都感到惊奇,他的相技能与吕复混为一谈吗?吕后和审食其见了裴钺,不由暗自欣喜,他们自信像裴钺这样一个知名之辈,完全不是吕复的对手,是以,对吕复的胜算满盈了决定信念。
刘邦对许负说道:“即日的比试可是你的主意,若是裴钺输了,你可就是吕复的媳妇了,到时可不能反悔呀!”
许负道:“绝不反悔!”
刘邦说道:“那好,即日朕方便一回裁判!”说罢,便对萧何、陈平静审食其默示道:那就发轫吧!”
萧何便将比试的方式、原则予以发表:比试分三场,一场相声;一场揣骨;一场射覆。以所试项目逐一记分,分数高出者为胜。为了便于评判,相声、揣骨均只讲被试者的过去和方今,不测未来。比试的两人均须将两眼蒙住,以防作弊。
比试发轫了,二人的眼睛均被黑布蒙住。第一场为相声。吕复先试。
只见一个太监从大殿后门走了出去,脚步轻缓,走到吕复和裴钺跟前后,突然叫了一声:“吕大相师,你好哇!”
太监退至一旁站立,吕复寻思片时,说道:“此人年约二十五六岁,当为宫中太监。”
萧何见吕复不再讲话了,便对他问道:“还有什么要讲的吗?”
吕复点头道:“就这些了。”
萧何遂对裴钺道:“请裴公子亦为此人相一相吧!”
裴钺道:“适才吕小孩儿固然道出此人为太监,但对年龄的决断却颇有误差。依我看,此人年龄当在二十岁又三个月。此人少小失怙,由寡母奉养并供其读书。一十八岁这一年,因欠债倍受豪家凌辱,遂愤而自宫,自荐于朝,始得入宫当奴。此人话语中卑恭有亢进之音,必受重用。”
裴钺说罢,知这个太监身世者都大为惊诧;不知者则疑信参半。萧何遂对这个太监问道:“裴公子所言失实否?”
太监道:“一如所言,真是神了!”
萧何同陈平、审食其辩论之后,说道:“第一场的比试继续实行!”说罢,便拍了拍巴掌,喊道:“下一个出场!”
只见一个年老俊秀的侍卫走了进去,尽管他悄悄踏步而行,但脚步依旧宏亮有声。他走到裴钺面前,装着女人的音调对裴钺说道:“裴公子,奴婢这厢有礼了!”
他说罢,便站到一旁,不再吭声。
裴钺未作过多的思考,启齿说道:“此人固然故作鹤步鼠行,但难掩其阳刚之履;虽作女腔自称奴婢,但阴柔之声却无法隐瞒咄咄之阳气,是以,可能确定,此人必为汉子,且系习武之人。现应是宫中侍卫,年不过二十七岁。此人生性诙谐,机智过人,深为吾皇着重,当为五品官阶。其父必为开国元勋,故能少年痛快。”
裴钺讲完后,萧何便让吕复再相。吕复寻思很久,说道:“此人之女腔绝非作假,实乃变腔所致;其步履灵活,亦非故作姿态,乃所司之职使然。故吾以为,此人虽为汉子,但却无男人之根器,乃宫中公公也。此人年当三十岁以上,在宫中生活至多十年不足。故可确定,他在前朝即为太监。正因如此,所以在本朝行为尤为庄重,实乃安分守己之人。”
他话音落地,宫殿之内便收回捧腹大笑之声,就连高祖刘邦亦捧腹大笑。吕后听罢,不由变色骂了一声“天才”。
不问可知,第一场比试,刘伯温6374cm刘伯温。裴钺胜。
萧何评判道:“对付第一人,吕复固然能道出此人为太监,但裴钺的补充不但无误,而且能道出此人具体年龄和身世,应在吕复之上;对付第二人,裴钺评判尤为精到。此人正是宫中卫尉,年龄正好是二十七岁。尤为奇特的是,他能讲出其匀为我朝开国元勋。他就是我朝太尉周勃大将军之子周亚夫。所以,这一场经纬度工,胜者为裴钺。”
接着便是第二场“揣骨”。
当萧何正打定传已打定好的被相之人进殿时,刘邦猛然默示不要传已作好打定的被相者,而是指令在当朝文武大臣中任选一人让吕复和裴钺揣骨以相。萧何明白刘邦的意思,便让人将吕复和裴钺扶到后殿,然后商量抉择谁作被绝对象。经刘邦指定,决定让周勃充任这一角色,并划定,让二人同相周勃,揣骨相完毕后,不速即讲出,而是让各人写出各自结果,然后当众宣读。
辩论停当,萧何命人将吕复和裴钺扶出,并将措施向他们讲明。二人颔首同意,比试发轫。
这次由裴钺先给周勃揣骨。他在已脱去官帽的周勃的“九骨”处揣摸一阵后,便站到一旁,让吕复给周勃相骨。吕复亦在周勃头面上揣摸一遍后,亦站立一旁。萧何速即默示周勃入班。吕复和裴钺取下蒙巾,各安稳御赐的白绢上写将起来。写完后,都交给萧何。
萧何先朗诵裴钺的笔谈:“本朝蒯通曾谓:‘贵贱在于骨法,忧喜在于容色’。而骨法莫出于头、额、颧之骨,头、额之奇莫出于脑骨成枕者。头上有九骨,曰颧、曰驿马、曰将军、曰日角、曰月角、曰龙宫、曰伏犀、曰巨鳌、曰龙角。此公九骨皆严峻、圆而丰,主贵也。其将军骨丰隆齐耳,可能确定,此公必为武职;其龙宫骨圆起而丰隆,乃英雄好汉之征也;其伏犀直起上耸脑顶,乃公卿之兆也。综而观之,此公年少时虽穷而少文,但凭其忠厚和武功,必为我大汉的开国元勋,方今必为位居一品的太仆之位。”
萧何读完,在场的文武百官身不由己地惊呼道:“神!真是太奇异了!”
萧何又发轫读吕复的笔谈:“此公年在五旬,官阶当为一品,所司当为武职。”
吕后和审食其一听,这才松了一语气。吕复语虽简,却说到点子上了。听听刘伯温四肖中特料。
刘邦听罢,龙颜大悦,说道:“你们二人所言都不错。这一场算是平手,再试射覆吧!”
萧何便令宫中侍卫将一张案几抬了进去。案几上,是一个覆盖着的陶缸。他指着陶缸对吕复和裴钺说道:“覆缸之中有一木匣,木匣中有一物,你们猜一猜匣中是何物?”
吕复即取出随出携带的蓍草起卦,得上郭下巽之鼎( )卦。遂断曰:“鼎卦上离下巽,巽为风为木,离为火为丽。互卦为 (),上兑下干,兑为泽为水,干为金为坚,故可能确定,陶缸中木匣内所藏必为不惧水、火的金饰之物。”
他讲罢,便摆出一副颇为自得的神情看着裴钺。
萧何便默示裴钺射覆。
裴钺道:“陶缸在上,木几在下,我就以物象起卦。陶缸色赤,赤色之物属离;下为木几,乃笨拙之物,笨拙之器属巽。上离下巽,亦为鼎卦()射覆重要看互之变卦。互为上兑下干,即为卦( )。因陶缸吸一木匣,木属巽,故以互卦之九二爻为动,得变卦革()卦。卦下干上泽,水下之坚物也。革卦上兑下离,兑者泽水也,离者丽也。离初九和九二是阳爻,阳者坚也,两坚之中为阴爻,阴者柔也。故可能断言,陶缸下的木匣中之物必为龟鳖,而鳖则欠丽,故知必为龟也。此龟之纹有别于常龟,尤丽也,且龟之体呈金黄色。”
萧何遂令侍卫搬开陶缸,又掀开木匣,真的是一只金黄色、纹路极为斑斓的小龟。
站列于两侧的文武大臣一见,竟愉快喝彩起来,纷繁赞叹道:“真神!”
吕复一见真的如裴钺所言是一只金龟时,不由赧然无语。过了很久,方说道:“吕某能干甘愿认输!”
吕后见此,固然满脸晦色,但亦望洋兴叹,刘邦遂发表道:“比试结果证明,裴钺相技和射覆之术均高于吕复。朕特敕许负和裴钺结为伉俪,赐黄金千两,即日完婚!”
许负和裴钺跪地谢恩,群臣山呼“万岁”。
许负指着一名落第少女说:“此女当生天子。”一句话惊得刘邦木鸡之呆。
各地选送的美女陆续到达咸阳,吕后也放松时间对许负和裴钺实行诱劝,要他们在选秀时对齐和琅玡所送的美女高抬贵手,对吕姓美女尤应照应。她之所以对裴钺如此看重,一是由于他经由过程与吕复的比试后,深受高祖皇帝着重,被御封为太卜院大相师,晋佐雌侯;二是由于他是许负之夫,被增补为这次选秀的大相师。
吕后的拉拢使许负夫妇深感不安。他们深知吕后的用心,若从,有负圣上隆恩,若不从,今后的日子就难过了。为此,夫妻二人苦思良策,决定让裴钺以父亲病重为由告假回商洛山中,以筑狡兔之窟。他们十分清楚,吕后为人阴险刻毒,万一高祖驾崩,持国柄者必此人,若不留退路,定遭灭顶之灾。裴钺操心许负一人难以马虎如此庞大的形式,于心不安。许负劝道:“妾虽年幼,但深得皇上宠信,执政中与百官也有较深交往,只须高祖还在,就不会有太大题目。裴钺听她如此一说,才放下心来。于是,遂上书向刘邦告假。
刘邦见裴钺言词真挚,孝心可鉴,遂准假半年。裴钺上路后,刘邦又召见了许负,嘱其在选秀中一定要据实遴选,万不可听从别人压力乱选、错选。许负听罢,知道刘邦已对吕后的幕后活动有所耳闻,遂说道:“请陛下安心,许负一定依照陛下旨意行事。不过,刘伯温开奖结果。出席选秀的官员和相师人数不少,到时害怕很难防止各执一词……”
刘邦道:“不妨,末了由你一人定夺就是了!”
许负又道:“选秀的官员和相师固然都说要忠于陛下,但仍难防止有人或蓄志漏掉,或鱼目混珠,假如这样,就算末了由臣定夺,恐真正够条件者早已落第了。”
刘邦一听,觉得确实有题目,遂问道:“照你的意思该当如何是好?”
许负道:“据臣所知,各地选送下去的秀女总共才750余人,不如将她们全体集合到皇宫,由陛下亲身抉择。”
刘邦道:“可是,朕并不懂相人之术呀,如何抉择?”
许负道:“看相自有臣等。只须是陛下满意的,都可进入后宫或为嫔娥或为奴婢,臣等可在陛下满意的人中再实行相面,能为妃者则为妃,能为贵人者则为贵人。当然,末了定夺还是陛下。有陛下在旁壮胆,臣等方敢开门见山。”
刘邦一听,深以为然,决定依照许负说的措施执掌。
这个措施,现实上是断了吕后的如意算盘就无法拨弄下去了,他深感焦虑。他想,假如高祖皇帝亲身出面,吕后的那几位侄女以及吕后圈子里的几个大臣的女儿或侄女害怕很难中选为妃为嫔了。他决定串通几位御史和谏官奏请高祖不要屈尊亲身出面选秀,免得玷辱圣上严肃。而选妃之事应由后宫筹划为宜。
刘邦看过审食其和御史们的奏章后,也徘徊起来,他又找来许负,将这些奏折给她看,说道:“你看朕该如何办为好?”
许负道:“陛下,这次选秀的宗旨除了为后宫添置宫娥奴婢外,重要还是为陛下选择嫔妃,说得卑鄙一点,就是为陛下抉择所爱之人,这可是关联到陛下生活的小事,相比看一点红香港马会官方网。为何不能亲身出面抉择?就是这些上奏折的小孩儿们,他们都是三妻四妾,哪个不是亲身抉择的?为何陛下贵为一国之尊却不能有自己的主见?”
刘邦听罢,主意遂决,特将审食其等人的奏折采纳。并令丞相及各部首席大臣届时自己参与选秀。
这一天,700余名美女都集合在皇宫前殿门前场坪。时值阳春三月,场坪周围桃花绽放,微风习习。众美分排站立,服饰五彩斑斓,争相斗艳。一名太监手执名册点名周旋筹措,交待注意事项。猛然,大殿守值太监高声喊道:“圣驾到。”
在场坪的太监、官员和美女们闻音后敏捷跪地。不一会,高祖刘邦在众多官员和相师们的蜂拥下,走出大殿。刘邦头戴通天冠,身着元衣绛裳,步履轻盈,喜形于色。他见众多美女都折腰跪地,遂大声说道:“平身!”
众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后,纷繁起身站立。站立的每个美女身上都挂着一个写着数字的小木牌,皇上选中者,只须取下木牌给办事太监立案即可。
刘邦固然已是五旬开外之人,但见到这么多美女还是第一次,除了心花怒放,竟不知如何抉择,真恨不得将每私人都揽入怀中。
萧何见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姿势,凑上前对他说道:“陛下,不如先欣赏一遍然后再定夺吧!”
刘邦觉得有理,遂面对一排排美女逐一看了一遍,感到许多人都可能中选。不过,当他第二次巡选时,仍只选了100余人。那些未被选中的美女们却收回一片痛哭之声。刘邦听到这片哀号声,对主管太监道:“你先将她们带回皇宫,并通知民众,自此还无机缘,这次只是初选。”
当太监们带着一大群落第的秀女从刘邦以及众大臣及大相师面前经过时,许负突然走上前去,对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秀女深深揖了一礼,然后将其拉出队伍,对刘邦说道:“此女当生天子!”
刘邦和众位大臣听了她的话,无不惊诧。
刘邦遂仔细详察起此女,只见她,眉如卧蚕,眼如明珠,鼻如倒葱,唇红齿白,鲜艳动人。她神态怡然,不悲不嗔,似喜非喜,让人看下去觉得极度舒服。刘邦深感惊奇,如此端秀美女,为何两次都不曾入自己的双眼?或许是由于她常折腰下视之故吧!刘邦想,若非许负慧眼,自己肯定会将此女漏掉,若果如此,当为终身憾事!
许负的“此女当生天子”的话不但让诸位大臣惶恐,也让刘邦深感不可理喻。固然刘邦因初登皇帝位尚未立储,但是,谁都清楚,吕后已生有儿子,年已二十,不问可知,他日必将为天子,而许负言此女“当生天子”,岂不是有僭越之嫌?
刘邦固然对许负此言心有不悦,你知道第一女。但深知其相人之术一目了然,既然她敢如此讲,定有根据,而且,他也不好当着众大臣之面寻根究底。他问过此女的姓氏和名字,得知她姓薄,名羽苏后,又看了看羽 衣饰上的牌号为陆拾捌,即令主管太监将其列入中选的名册之中。
过后,刘邦将许负召进宫中,问道:“你说薄氏女‘当生天子’有何依据?”
许负道:“此女不但形貌上佳,而且德行更佳。形者,人之材也;德者,人之器也。此女不急不暴,不乱不躁,宽能容物,若大海之洋洋;和能接物,类春风之习习;刚而能制,万态不敷动其操;清而能洁,千尘不敷污其色。实乃贵人心气。其有忠之德,孝亲之操,故知其不得阳赏,必为阴报,不在其身,而在子孙也。既事于君,报在子孙,其子岂非天子乎?”
刘邦又问:“你所言,是不是说朕的儿子辈中将有帝位之争?”
许负道:“陛下万岁后的第十六年,匡大汉社稷者必薄氏女所生之子,陛下毋忧也。”
刘邦听罢,遂决定将薄羽 选为妃,赐号容德夫人。
文帝刘恒请义母许负为两臣子看相,许负端视很久,惊诧地说:“亚夫贵冠人臣,邓通富比王侯,然皆以饥饿身死,真是咄咄怪事。”
高祖十二年(前195年),刘邦染病,自知不起,于卧榻前召许负咨询自己死后朝廷官员的放置之事。许负垂泪道:“陛下,有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何必如此殚思竭虑?臣所顾虑者谁薄妃及五皇子的安危。为此,臣恭请陛下给臣下一道圣谕,让臣在陛下健在之时令薄妃及五皇子潜出宫去,以为大汉江山留下龙种,好待他日重振刘家天下之雄风。”
刘邦道:“你意是不是想说,朕驾崩之后有人欲谋反?此人是谁?朕马高下旨将这种逆臣贼子诛灭九族。”
许负道:“万万不可!在人家反意未彰之时,这样做兴兵知名,若贸然行事只能揠苗滋长。加之陛下目前身体状况,搞不好会出小事。中国第一女相术大师许负传奇。”
刘邦道:“总不能眼看朕亲手打下的天下就此阵亡吧!”
许负道:“此乃天意,不可违也。但是,据臣观测天象,刘氏当有近四百年的天下,为了使刘家天下后继有人,所以臣才向陛下提出这个央求。而且,此事只能让极多数人知道才好。”
刘邦道:“那好,朕给你下旨!”说罢,便让贴身太监备绢帛和笔墨,用战抖的手写下圣旨。写完后,对许负道:“鸣雌亭侯许负接旨!”
许负双膝跪地双手举过眉顶,接过圣旨,说道:“臣接旨!”
许负接旨后,刘邦说道:“此事强大,你虽为侯爵,但手无寸兵,你又如何能包庇好薄妃和五皇子?”
许负道:“臣早说过,他日能安刘氏天下者必周勃小孩儿和陈丞相,我一定会同他们取得联系!”
刘邦颔首,说道:“朕同时给他们下一道圣旨,要他们好好包庇薄妃和五皇子。”
许负道:“若能如此就更好了!不过,陛下给他们的圣旨,为了不震撼别人,只好由臣代为传达了。”
刘邦颔首同意。
却说吕后得知刘邦病重,好像是压在自己心中的一块顽石终于就要被搬走似的,顿觉紧张起来。她是一个极有野心欲望的女人,工于心计,从青少年时代起,便不甘寂静,时常携带一帮同年男子和一些愿意听从于她的汉子,各处闯荡,被人称为奇男子,不少官宦子弟和富商巨贾都想将她纳为妻妾,就连与她父亲同年的那时的沛县县令都曾想将其纳为妻室。在战事屡次的年代,她常以刘邦的军师自居,也曾为刘邦排过难、解过忧,她曾同审食其和萧何等人一道,乘刘邦不在之时,设计除掉了韩信等人。为此,她常在刘邦面前居功自傲,令刘邦十分不悦。刘邦称帝后,她的手伸得更长,不但干与朝政,铁算盘4887开奖结果。而且还避开刘邦搜集知己,结成死党。尽管刘邦念及夫妻之情,不曾对其实行公开处置,但却公开设防,对其不亲不热,不即不离。特别是刘邦广招天下秀女充实内宫之后,对其更是冷漠至极。为此,不论是从一个女人的角度还是从未来的出息着想,她在面前活动更为屡次。方今,比她大十五岁的刘邦沉疾缠身,她自然不会自甘寂静,必需为自此作好放置。她知道,刘邦一死,一定会出现皇位之争。她对刘邦十分宠信的戚夫人和薄妃尤为仇恨,她们不但与自己争宠,而且她们所生的儿子,更是对自己儿子的一大威吓。加倍是薄妃,当年入宫之时,许负便说她“当生天子”,若她的儿子当为天子,还会有自己母子二人的好日子过么!所以,当她从太医处得知刘邦已不可救药,便速即找来审食其商讨对策。
审食其说:“目前最最重要的是必需掌握皇上的一举一动,为此,皇后应摒弃前嫌,日夜防守在他的床前,监视其行径,不让其作出晦气皇后和太子殿下的决定。只须皇上不废现太子,此外的事情有就好办了。像戚夫人和薄妃及其子等自此再收拾不迟。”
吕后以为他言之有理,遂不顾刘邦的恶感和满意,日夜防守在他身边。凡有大臣求见,她均以陛下正在停滞为由予以阻挡。刘邦对她的所作所为固然极度满意,但因膂力不支,却望洋兴叹!
数日后,高祖驾崩。
吕后速即让吕产带上亲兵笼罩薄妃住所,又命吕禄率所属部伍围攻鸣雌亭侯侯府。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薄妃及其子刘恒以及许负均不知所踪。吕后得知此讯,不由大怒,她对戚夫人固然仇恨不已,但对薄妃的仇恨尤甚。若不将薄妃及其子灭除,自己和儿子的统治就有可能遭到威吓。她预计估摸,薄妃及其子的失落,肯定与许负相关,很有可能就是她早有预谋帮他们逃匿。她速即命令儿子惠帝下旨在全国规模内捕捉薄妃母子及许负夫妇。但是,折腾了很久,永远得不到半点动静。
吕后固然名为太后,现实上大权完全掌握在她的手中,儿子惠帝只不过是一听命于她的傀儡。为结束实自己的统治,她大肆排除前朝大臣,放置自己的知己,将审食其任命为左丞相,控制朝中大权,又将自己的兄弟吕禄、吕产封为王侯。惠帝死后,她便企图以吕氏取代刘氏,创造新的王朝。高后八年(前180年),吕后病死。正这样负所言,她的寿命同刘邦一样,皆为六十一岁。
吕后一死,诸吕企图篡位,许负见时机已到,遂劝周勃、陈同等起后伐吕。
周勃、陈同等迎立薄妃之子刘恒为帝。是为文帝。
(四)天命完成,归隐山林,善终!
文帝即位后,作陈平、周勃为左、右丞相,立薄妃为太后。
文帝感念许负拯救自己和母亲的恩典,将其称之为义母,又将裴钺称为义父。犒赏颇丰。开奖结果今晚。又封裴钺为洛商侯,秩两千石。
文帝九年,许负五十大寿时,文帝为她举行了广阔的道贺典礼。在庆典典礼上,赐封其子裴洛为郎中令。就在这次庆典之后,许负央求致仕。文帝初不准,许负请之益坚,说道:“臣已年迈,难以供圣上鼓励。而且,臣志在相人之学,虽震撼连年,却无甚建树。现年已迈,意欲静下心来,专一著作,或许能为先人留下一些有用的东西,万望陛下恩准。”
文帝见其言词真挚,亦不愿看到她的相人之术失传,遂准其所请。
在许负离去之前,文帝特将她请到宫中,让她为自己的宠臣邓通和周亚夫看相。邓通时为黄头郎,深得文帝宠信。而周亚夫乃周勃之次子,时为河内使,亦为文帝信重。这次周亚夫是应召回京城,商讨防御匈奴冲击之事,正打定离京前往任所。文帝正要提拨二人,所以要许负为他们看看相,以资助自己决断。
许负让二人近前,仔细审视一番之后,猛然叹道:“怪哉!二人本皆繁荣之人,刘伯温www6374con。为何结局却如此相像!”
二人一听,皆惊诧道:“收场奈何回事!请国太明讲不妨!”
许负对周亚夫说道:“将军三年后一定被封侯,卦侯之后再过八年,定为将相,持国柄,珍奇一时,人臣中再无胜过将军者。不过,为相后再过九年而饿死。”
周亚夫一听,大笑道:“国太大略是开玩笑吧,吾之兄已代父亲为侯,又奈何会轮得上我呢?既然你说我珍奇冠人臣,又奈何会饿死呢?”
许负指其口说道:“君有纵纹进口,此当为饿死之征也!如不信,且拭目以待!”
文帝听罢,亦感到不可理喻,遂对周亚夫道:“朕的义母乃说说而已,卿且则听之,不用在意。”他说罢,又对邓通道:“爱卿也请朕的义母看看吧!”
邓通因刚刚见许负的惊讶之状,遂问道:“国太是不是说邓通他日也会饿死?”
许负道:“不错,你他日也是饥饿而死!由于你也是纵纹进口,不过,你在饿死之前,亦官运亨通,受圣上封赏尤多,官可到上大夫。”
文帝听了许负对周亚夫和邓通的相评,以为她是在挖苦嘲笑二人。他预计估摸,一定是二人对她礼数不周,故而她以这种叱骂式的言语对二人实行责备。
但是,谁又有猜测获得,自后的事实竟完全这样负所言!三年后,周亚夫被封为条侯。八年后,于景帝时,他任尉,因平定七王之乱有功,迁为丞相。后因其子私购御用物品,受牵连被下狱,竟绝食而死。而邓通,因受文帝宠幸,很快以黄头郎升为上大夫,前后受犒赏有数,乃至将蜀郡严道的铜山赐给他,许以铸钱,邓氏钱遍于天下,他的名字遂成为富饶的代名词。景帝即位,他被免官,不久家财尽被抄没。他只得寄食别人,以至困难饿死!
许负离开京城后,隐居于夫家商洛山中,在专一著作之余,以相夫教子为乐,直至升天,享年八十有四。


事实上刘伯温四肖中特料
刘伯温开奖结果
刘伯温六和彩绝密精选论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